關於我們

超 越 魅 力

創辦人的故事

把慾望當成愛-走入深淵

當初因為一場再一起3天就分手的挫折戀情加上一本如同死亡筆記本的一本書-把妹達人,讓我進入了一個在國外叫做PUA(pick up artist)的次文化,就像是打開了一扇黑暗混雜的大門,這個文化裡大部分的人都在研究,用什麼技巧、方法來操作,來讓女生愛上你,裏頭的人千奇百怪,有人用上過幾個女生來證明自己的價值,有人用交往騙砲來滿足自己的慾望,甚至我知道大陸對岸有人要女生自殺,來證明有人是這麼的愛他,商業模式裡甚至還有老師幫忙學生聊天把妹的服務,而我也曾經被沾染過。在裏頭我錯把我的身分認同於慾望、匱乏、自卑,不斷的約會只為了證明自己,但其實我知道這只是自卑換上另一副面具、另一套鎧甲而已,而不是用真實的靈魂去跟來到眼前的生命去社交,經歷的女生越多,反而越容易暈船,這種感覺、很痛苦、混亂與麻木。

 

從痛苦中穿越到在愛裡臣服

[全世界就算男人都死了,也不會跟我再一起],在一次追求中,對象說了這句話像一把刀,深深的刺進我的心臟,痛徹心扉。但這句話卻也是讓我瞬間清醒、醍醐灌頂的一句話,我終於停下了我自己以往的模式,開始不斷的往內心探求,為什麼我要迎合討好她? 為什麼我怕尷尬?為什麼要委曲求全? 為什麼總是要證明自己是對的? 同時也觀察到自己的各種欲望與思維是如何互相助長,  從剛開始不敢看見自己,到稍微勇敢的瞥見自己,最後到完全正視自己,經歷了一連串既痛又快的旅程,卸下許多鎧甲,承認了自己的脆弱,最終打開了內心世界,我感受到愛與自由,也在愛裡臣服,我發現了原來社交可以這麼美好,可以因為認識了一個外國人,而體驗到了一整群外國人的生活態度與文化。可以因為剛好經過一場露天的婚姻平權的電音派對,和一群特別的女孩活在狂喜與感動的音樂裡。可以從路上認識了幾個眼裡沒有性別的朋友,一起褪去世俗的外衣,與大自然融為一體,享受單純靈魂跟靈魂的交流。可以從一個人埋頭苦幹,到有一群狂熱衝進的事業夥伴一起經歷革命情感,體驗愛,體驗人生。可以從每一段親密的關係中去看見最深處的自己。身邊神奇的緣分每分每秒都在發生,只有說不完的感謝,覺得自己就是被救贖過一樣,未來我要不斷的優化課程與品牌,把這份感動這分體驗傳承下去,我知道這個次文化存在、這個需求是真實的,許多男男女女都綑在這個漩渦裡,我知道這種走過黑暗的感覺,我想要讓大家知道,真真實實的做自己,是多麼美好、多麼自由、多麼平靜與豐盛,我立志要在這個領域中當成一個標竿、一盞明燈,讓大家都能享受身邊神奇又美妙的緣分,享受人生